快捷搜索:  

一粒小麦的“工业链之旅”(“三夏”一线探新迹)

"一粒小麦的“工业链之旅”(“三夏”一线探新迹)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核心阅读

小麦收割后如何收储?怎样加工增值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采访了山东、安徽、河南等粮食主产区,看农机作业,看产后服务,看加工链条,体坛各类新型经营主体护航一粒小麦完成“产业链之旅”。

机收作业——

抢收抢种不误农时,还节本增效

麦熟一晌,贵在争抢。今年(This Year)夏收大忙,山东省武城县鲁权屯镇袁厂村种粮大户袁东红却一脸轻松:“收麦不带镰,晒麦不用场,卖麦不用忙,涛影农机专业合作社安排了5台联合收割机进田,运输车随即把新打的麦子运出去销售,半天时间就完事了。”

夏粮产量占全年粮食总产量的1/4,其中小麦产量占夏粮产量的九成以上。机收是小麦颗粒归仓的底气。“夏收最怕遇到大风、雨水,容易造成麦粒掉落、发霉等损失。现在一上午工夫,450亩地全部收完,接着就播种玉米,那叫一个快!”袁东红说。

武城县涛影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宋书涛介绍,合作社有各式农机35台套,可提供耕、种、防、收多种社会(Society)化服务,今年(This Year)麦收组织了15台联合收割机为农户收麦,服务面积达2.7万亩。

“提升收麦质量,这可是门学问。如果时间选得不好,可能者机器质量不佳,麦粒被收割机的鼓风机吹落田里,边收边撒,机收损失就会很大。”宋书涛介绍,合作社抓住机具状态良好、机手操作规范这两个关键,对每名作业机手都进行(Carry Out)专业培训,每台农机1小时能收割20亩左右,秸秆留茬高度、机收损失率等指标都完全达标。

大户种粮面积不小,为何自己不买农机?袁东红账算得明白:“一台联合收割机20多万元,自己种自己收,十几年才能回本,实在不合算。”宋书涛也有一本账:“合作社十几辆收割机一起出动,一天能收3000亩地。过去要连收半个月的麦子,现在一天就能完事,种粮大户自然(Nature)愿意同我们(We)合作。”

合作社农机服务“联大带小”,高效的收麦模式也成为小农户的选择。“我家种了10多亩地,以前在外打工,夏收还得专门请假赶回来割麦。现在农机服务进村,一个电话就让麦子在最佳时间收上来。我还能腾出时间,多挣一份打工钱。”袁厂村村民乔付春说。

细算服务账,农机作业服务节本增效明显。乔付春说,与以前雇人收麦相比,交给合作社收麦每亩费用能省15元,每亩地还能多收上十来斤麦子,总的算下来,一亩麦子能多收入20—30元钱。

农机合作社、种粮大户、小农户,一本本收粮账背后,是农机装备总量持续增长、作业水平不断提升、服务能力显著增强。武城县农业农村局局长王风广介绍,今年(This Year)全县1484台小麦联合收获机、2500台玉米播种机、110多台烘干机和300余台高效植保机全力战“三夏”,确保夏收颗粒归仓,夏种夏管不误农时。

产后服务——

“田保姆”化解“丰收的烦恼”,确保优粮优价

收上来的麦子,下一站去哪里?

记者跟着安徽省蒙城县三义镇代敏的运粮车来到镇里的梁桥粮库。经过过磅、测纯度,三义镇刘园村村民刘红的小麦通过输送带缓缓进入粮仓。眼瞅着金黄的小麦换成了一沓沓钱,刘红满脸笑容:“普通麦1公斤2.4元,我这优质麦1公斤2.52元,60亩地可增收4300元。售粮有人管,省心多了,收入也增加了。”

三义镇镇长魏亮介绍,近年来,镇里推行优质强筋麦连片种植,推动粮食收购企业按订单收粮,“优质优价”“单品单收”增加了农户种粮收益。

麦子刚收完,刘红的地却没闲下来。蒙城县秸秆收储企业——坤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农机开进了地头,搂草机在麦田打转“画”了几个圈,散落的小麦秸秆被搂成草条,紧接着打捆机开始作业,“吐”出一块长方形草垛。很快,地里的秸秆全部离田。

小麦一半在籽实,一半在秸秆。“把秸秆有效利用(Use)起来,其实是找回粮食的另一半。”坤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郁坤说,今年(This Year)小麦产量高,秸秆产量也不低,一亩地能产800斤。一台大型打捆机,一天可以产出200吨草捆。

对于刘红来说,秸秆曾是令她头疼的“麻烦”,“以前秸秆没地儿处理,还田成本高,又不划算。”现在难题迎刃而解。“我们(We)回收利用(Use)秸秆,农户不需要向我们(We)支付作业费用,双方各取所需。”郁坤说,规范化种田、绿色化种植,秸秆质量好,公司专门配备了秸秆揉丝设备,将秸秆做成饲料销往全国各地,很受市场欢迎。

夏收连着夏种,收罢小麦、处理完秸秆,紧接着种下玉米。受近期高温影响,三义镇组织农民(Farmer)合作社、种粮大户,带动乡亲们抗旱夏种。刘红忙着招呼“田保姆”为自家的60亩地浇“蒙头水”。大型绞盘式喷灌机缓慢移动,边走边喷,细密的水雾均匀地洒落,为农田“解渴”。“‘田保姆’解难题,种粮省心又省力。”刘红不禁夸赞。

在刘园村采访,不少农户点赞“田保姆”。乡亲们口中的“田保姆”,指的是三义镇农事服务中心,中心统筹镇里的农机专业合作社、粮食收储企业、秸秆收储企业等,组建农业生产联合体,从小麦田间植保、收割运输、秸秆离田等为乡亲们提供一条龙服务。

魏亮介绍,下一步还将发挥好农事服务中心的集成优势,开展单环节、多环节等托管服务,提高粮食生产组织化、机械化和集约化水平,促进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相衔接,为乡亲们拓宽粮食生产降本增效的新路。

加工链条——

每道工序都带动小麦“涨身价”

当前夏粮进入收购旺季,小麦收购后,下一站去向哪里?

晚上(Evening)8点钟,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菜园镇汉丰裕农业科技(Technology)有限公司仓库内灯火通明。公司经理刘爱军介绍:“我们(We)已收了40多万斤小麦,从收割到入库全程‘不落地’,损耗降低至1%左右。同时,根据小麦的不同品种、不同等级分仓储存,订单式向华龙农庄面粉有限公司销售。”

安阳华龙农庄面粉有限公司是当地最大的面粉加工企业,年产80万吨面粉。走进面粉加工车间,浓浓麦香扑面而来,数千条管道有序排列,总长度达20公里。

“在这里,小麦经过清理、润麦等多个环节,采取长粉路、冷加工、细研磨等工艺,生产出来的面粉保留自然(Nature)麦香味。”公司负责人弓银指着刚入库的小麦说,小麦分类其实并不简单——要看筋度、水分含量、杂质总量等指标,通过机器细化分类,进入仓库储存,再来到加工车间。伴随着机器发出的轰鸣声,饱满的麦粒经过研磨、筛理,形成不同品质的面粉。经过加工后,可生产出强筋类、烘焙类、面条类、精制类等11大类70多个品种的面粉。

小麦变面粉,“变身增值”之旅才刚刚开始。在距离华龙农庄面粉有限公司500米的安井食品公司生产基地,配料、成型、速冻、包装等各个环节有序衔接,面粉变身油条、馅饼等食品,被送往各大商超销售。

小麦加工链,还能拉多长?记者在汤阴县走访了多家粮食加工企业。在河南嘉士利食品有限公司,小麦被做成了各式各样美味的饼干。只要产品足够细,糟糠、麸皮都有戏,在鲲华生物,小麦变身胚芽油,出口国外;小麦麸皮被广泛用于饲料加工、食用菌种植等领域……在一道道工序里,每道工序都带动小麦“涨身价”。

“农头工尾、粮头食尾”,一粒粒小麦被“吃干榨净”。汤阴县产业服务中心主任王瑞康介绍,目前(Currently)全县种植小麦55万亩,年产面粉300万吨,形成了完整的面制品产业链条,带动汤阴及周边地区10万余农户每年增收9亿多元。下一步还将提高面粉加工集约化、智能化水平,开发麦胚产品、小麦膳食纤维等高附加值产品,提高粮食综合利用(Use)率,推动“大粮仓”变成“大厨房”。(本报记者 常 钦 李晓晴)

来源:国人日报(Daily)

收麦,秸秆,夏收,小麦,面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845) 踩(60) 阅读数(4283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